iPad 开启残疾男孩的世界之窗

小男孩欧文.凯恩刚一出生就被诊断患有衰弱运动神经的疾病。他的生活离不开呼吸机,就连最轻微的动作他都要挣扎很久才能完成。

7 岁的他没有力气操作电脑的鼠标,但今年六月一个护士把她男朋友的 iPad 递到欧文面前的时候,他做出了他母亲重来没见过的动作:
他用左手的食指瞄准了屏幕上的一个图标,轻微的触摸了一下,然后这个名叫 Gravitarium 的应用打开了。欧文的父母亲在过去的几年里试过了无数的电脑辅助沟通系统,想帮助欧文克服残疾带来的不方便,但 iPad 是第一个欧文第一次使用就成功的系统。

“我们这些年一直试着帮助他生存,但现在我们欠他的更多了”,欧文的母亲,艾琳.构斯坦说,“我觉得提高欧文沟通和学习的能力是个非常大的挑战。但这是我的责任”。

自从今年 4 月份上市销售以来, iPad 已经成为残疾人非常喜欢的辅组治疗工具,虽然目前还没有系统性的调查分析指出他们是如何使用 iPad。

在 Walter Reed 军事医疗中心的语言病理学家用文本转换到语音的应用来帮助病人获得声音。芝加哥 16 岁的克里斯托弗.博尔格在一次汽车事故中脊椎受伤。他在早期的恢复治疗中就是使用 iPad 来上网。当时他的两只手掌由于治疗只能攥紧成拳头的样子,但他使用手指的关节来点击 iPad。

有自闭症小孩的父母们也在用 iPad 来教他们基本的生活技能,比如刷牙和更好的沟通交流。

作为一个主流的设备,iPad 被这么多残疾人所拥护是件很不寻常的事情。更常见的是为残疾人设计的设备广泛地为大众使用,比如健身房里电视上的闭合字幕,或者车载自动提示路线的 GPS 系统。还有,很多主流设备并没有类似 iPad 内置的闭合字幕,放大,和声音读出功能。这些都是为了方便用户而设计的,但这些也同时会帮助到残疾人。

“把东西设计得简单点反而会赚大钱”,曾经花了几十年研究无障碍用户体验的威斯康星大学的工程学教授格瑞格.文德海登说。

麻省的民主党代表爱德华.麻吉最近立法要求移动设备要对残疾人更加友好,让他们更加方便的使用。他说,四分之三的通讯和视频设备需要改进,以方便盲人和聋哑人使用。“苹果的设备往往一开箱就能方便的使用,在这点上他们一直走在其他公司前面”。

iPad 也往往比电脑或者其他特地为残疾人设计帮助他们看说读写的设备要便宜。虽然保险公司并不会支付 iPad 的费用,因为 iPad 并不是医疗设备。但他们往往会支付购买软件的钱。

欧文的奶奶 8 月份花了 600 美金买了个 iPad 给他。他的父母则已经花了 200 多美金购买软件。今年夏天,在他们的布鲁克林家里,欧文的手指触到了“爱丽丝漫游奇境记”这个应用的标题区域。多谢 iPad 触摸屏的敏感度,随着轻微的手指移动,欧文开始翻书了。“你自己会翻书看了,欧文!” 44 岁的构斯坦惊喜的狂叫。“这真是太完美了”。

不过对住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萨里市的博客撰写人、患有大脑神经残疾的格兰答.华尔生.凯悦来说,iPad 触摸屏的敏感度也不是很精确。“有时候我想翻一页书,但有时候它翻了好几页。也有时候我触摸到我并没有想触摸的部分。”

尽管如此,凯悦女士在最近的一次和友人的酒吧聚会上,她使用 iPad 来辅助交流,让她感觉自己也是个正常人。

在亚特兰大的一个脊椎病疗养中心里,一些四肢瘫痪的小朋友也收到了 iPad 礼物。但对于那些只能用口含着笔来触摸屏幕的人来说,效果不是很理想(ifanr 注:韩国出现了一种用腊肠做为 iPhone 的触摸笔,据说效果很好,迟点联系他们推荐一下)。

对于欧文这种身体上的残疾,iPad 也有局限性。有时候写字的时候要横跨整个键盘,这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但 iPad 的多功能性和便宜的价格对他们来说是个福音。他们尝试了很多种软件,比如 Proloque2Go,按个图标就会发声,比如“我需要上厕所”。Math Magic,帮助欧文学习数学。还有 Animal Match,一个记忆类游戏。

虽然欧文不会说话,但他的父母教他读写和算术。他有着一种顽皮的幽默感,也非常喜爱“星球大战”。“他是个在一个不正常身体里的正常小孩”,欧文的老爸汉密尔顿说。

自从他收到 iPad 这个礼物后,欧文已经开始读书和玩游戏了,比如 Air Guitar。而且,一天,他在键盘上打出如下字:
万圣节我想打扮成 Han Solo ”(注:Han Solo 是哈里森.福特在星球大战里扮演的角色)

via ifanr

Comments are closed.